当前位置:家宅宝|业主登陆情感杨丽娟事件回顾(中国第一脑残粉杨丽娟)
杨丽娟事件回顾(中国第一脑残粉杨丽娟)
2022-08-04

当代一个有趣的现象:

热点冷的太快。

这个时代,任何稍有热度的人或事,

都会在极短暂的时间里被网络扒去外衣,赤条条的展现在所有人面前。

然而热度退却之后,马上就会被大众弃置一旁。

凤姐、发际线小吴、江歌妈妈……

这些因为各色故事来到观众视线中的焦点人物,会在很快时间里失去c位。

取而代之的,是永远新鲜的下一个。

可仔细想想,这些热点中的当事人,他们的“后来”呢?

是沉浸悲痛,还是执迷不悟?

是潇洒依旧,还是走出阴霾?

不论大众如何定义,他们的故事的确还没有讲完。

当热度消退,当关注不在,

这些离开观众视线的焦点人物,“后来”过得究竟如何?

或许这档访谈会告诉你想要的答案——

《豫见后来》

节目由主持人鲁豫发起,可以说是鲁豫转网后的处女作。

第一季,就采访了8位「大事件」的主人公。

有上海居民楼大火中牺牲的消防员刘杰的父母;

有写出「世界很大,我想去看看」的辞职女教师顾少强;

还有拒绝求爱遭官二代烧伤毁容的受害者周岩……

有人重新振作直面痛苦,有人依旧执拗,追求诗和远方。

不过在这其中让影妹印象最为深刻的,还当属第三期的主人公——

杨丽娟。

那个为了追星,不仅倾家荡产,还间接造成了父亲的死亡的女孩。

2007年,失去一切的她无可避免地站到了舆论的风口浪尖,面对着来自全国人民的审视、质疑与唾骂。

后来的她,怎么样了?

01

所有事情都源于1994年杨丽娟的一场“梦”。

那一年,初中辍学在家的杨丽娟偶然间做了一场梦。

梦中的墙壁上有张画,画像上的人头两边写着:

你特别走近我,你与我真情相遇。

渐渐地,这种梦的频率多了起来。

有时,那人深情注视她;

有时,两人在小河边含情脉脉的互诉衷肠;

有时,则是梦中人热情火辣的对自己告白:你是我的女人。

再后来,杨丽娟从朋友的口中终于得知了梦中男人的名字——刘德华。

从那以后,杨丽娟立下重誓:一定要见到刘德华。

这一年杨丽娟16岁。

02

沉浸在这个梦里的,不止是杨丽娟,还有杨父。

杨父告诉杨丽娟,自己也做了相同的梦。

并且表示,全力支持女儿的追星梦。

1997年,杨父为了支持女儿追星,借了1.1万元的高利贷。

2003年,卖掉了兰州老家的房子。

2005年,为了凑足赴港的费用,杨父甚至决定卖肾筹款。

即便是这样,杨丽娟依旧没能得偿所愿。

与刘德华的会面遥遥无期,家中也一贫如洗,几乎落到了倾家荡产的地步。

眼看杨丽娟的追星梦就要破灭,事情突然出现了转机。

2007年,在媒体的帮助下,杨丽娟参加了刘德华香港歌友会,两人近距离拍照,亲密互动。

杨丽娟很开心。

至少照片看上去是这样。

然而第二天,杨父便在香港跳海自杀。

原因是刘德华没有答应杨丽娟单独会面的请求。

杨父留下洋洋洒洒的七页遗书。

控诉着不愿满足女儿心愿的刘德华,也控诉着“不能”为民做主的政府。

满是对世界的怨怼。

在最后,杨父甚至在遗书中说到,

“我死了,你刘德华还是要见我们孩子,不然死不瞑目。不见,天理难容。”

至此,杨丽娟见刘德华,不仅是一个少女的心愿,更成了一个老人的遗愿。

这一头,料理完后事的杨丽娟仍旧忙着完成自己与父亲的心愿,疯狂追逐着刘德华的脚步。

可是与此同时,外界的声音也不可抑制的大了起来。

07年,以宋祖德博客、南方周末为首的媒体报道出来的“杨丽娟追星始末”话题,引起了网友热烈讨论。

父亲疑有精神病史,家庭不睦这些私密的事情被媒体扒个底儿掉。

一时间,网友对于杨丽娟的批判性言论甚嚣尘上。

见不到偶像、父亲身亡,家庭被大众当作饭后谈资……

种种打击接踵而来,杨丽娟的生活,早已失控。

这一年,站在舆论的风口被千夫所指的杨丽娟,29岁

03

时间疾驰,很快就到了2019年。

12年过去,镜头前的华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老去。

镜头外的杨丽娟也没能逃过岁月侵蚀,也迎来了自己的不惑之年。

这一年,她久违了接受了采访。

出现在了鲁豫的《豫见·后来》中。

为了见鲁豫,杨丽娟还专门买了衣服做了发型。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

四十岁的她,长相倒是和从前没什么太大差别。

现在她和母亲住在政府分的廉租房里,一年房租不到一千快。

房子空荡简单。

杨丽娟平时的生活也不复杂。

不看电视不上网,偶尔会用收音机听听广播打发时间。

她还找到了一份能够胜任的工作,在超市当导购员,一月工资两千块。

不多,但足够养活母亲和自己。

看着这个镜头里的杨丽娟,

随性温和,简直和当年媒体口中的疯子判若两人。

不得不说,12年过去,杨丽娟成长了,也醒悟了。

在节目中,她解释了当年媒体对她家庭的误解。

在她的印象里,父母与自己一直都相处的不错。

她也释怀了自己仍然没有伴侣的现状。

对于感情,她顺应自然,不做太多打算。

相比于十几年前的偏执疯狂,她似乎看开了很多。

如今她最大的心愿,就是想让母亲活得舒适,自己平平安安。

但同时,她也有始终解不开的执拗。

对于12年前的那场悲剧,她始终无法原谅刘德华的冷漠。

因为在她眼里,“心愿本身没有错”。

心愿的确没有错。

但她不知道的是,心愿是私人的。

完成心愿的方式,不应该是道德绑架他人。

不过如今看来,我们似乎也无法再苛责杨丽娟。

因为悲剧已然发生,事情也过去了12年,她也受到了偏执所带来的惩罚。

节目后半段,杨丽娟问了鲁豫一个问题:

十几年来,看过新闻的人那么多,

有没有人在从看到新闻之后,真正关心我这个具体的生命,(关心)她现在还好吗?

鲁豫回答:

人是这样的,每天每个人面对自己的事都忙不过来。

一个人不可能每天都想着跟自己离得很远的一个人。

是啊,观众和网友的注意力,会被自己的生活纠缠,也会被新的热点所吸引。

当浪潮退却之后,谁还有心去关心一个过了气的焦点人物呢?

对于杨丽娟本人来说,

这条漫长的救赎之路注定是孤独的。

她已经孤独了12年,或许还将一直孤独下去。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杨丽娟还有“以后”。

节目最后,杨丽娟充满感恩的说:

如果重来,我绝不会再那样做,感谢上苍没有丢弃我。

的确,即便犯过错,一切也都会过去。

万事也都会迎来“后来”。

某种意义上来说,那些无法挽回的错误虽然不能改变,

但它们或许能够帮助我们纠错“后来”的人生。

鲁豫曾说,成长本身就是一种反思。

每个依旧沉浸在悔恨里的人,

或许都能够在杨丽娟身上找到自己的影子,

从而选择另一种生活态度:

直面过去,活在“后来”。